明泽资本高杉:全球危机下5G流量提前爆发,新基建的投资机会看这里|算力大学视频公开课全文

人工智能 算力大学 2020/03/27 11:21




算力说



新基建大潮下,投资机会在哪里?算力智库邀请了明泽资本高级合伙人高杉,解读疫情期间,伴随着流量激增环境下的投资机会。


高杉从5G以及背后的终端服务器、光模块等细分领域,解读行业机会,其认为,下半年的海外进行恢复的程度也会决定我们单季度的中国GDP能够恢复增长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在当前市场恐慌的时候,仍要相信硬资产。


扫描二维码回直播视频


从疫情初期的联防联控,到今天我们一路自驾,已经不需要再出示相关证明,也不用量体温了。尤其在复产复工的能力比较强的浙江慈溪,我感觉戴口罩的人开始减少了。也有很多人认为这次的冲击超过了08年,就当地而言,他们认为08年他们自己都没有停产的公司,现在都已经开始停产了。世界经济多年积累的沉疴在疫情面前泛起,实际全球是个总需求不足的问题。
 
同时外需也面临非常大的不确定,本身今年行情的主线就是流量的爆发,尽管中间掺杂了自主可控、半导体、消费电子,但是流量主线并没有变。原因就是2019年公布的中国的移动流量增长了72%,使得流量基础设施的需求较为迫切,并把行业的全球产业链带动起来了。在中国的疫情期间,促进了整个数字经济的消费,比如网络会议、网络视频、直播电商等等一些行业的快速爆发,都带来了流量的激增。
 
这里边其实无非几个方向,5G、数据中心和服务器。
 

1

5G投资方向:科技新基建
 
在建设4G过程当中,中国投了约400万个基站,而5G的基站建设达到了50%的增长,数字约在600万个基站。去年全国一共就投了30万个站,今年大概现在是70到100万个站。
 
由于今年有保经济增长的需要,同时流量的爆发又提前到来,大家的预计是5G的到来会导致流量的爆发,结果实际情况是疫情的到来提前导致流量的爆发。从现有数据来看,只有一小部分的游戏流量回落了,但其他的流量数据还是大大增长。
 
这次的疫情对整个中国互联网巨头是一次新的分割,巩固了这些强者的地位,如字节跳动、腾讯、阿里和京东。比如从年报上来看,流量的增长让中国联通去年第四季度的估值出现了一个小拐点,这样商业上也刺激到运营商去继续投资5G,而政治上来说,国家也需要它来拉动经济保增长,虽然实际拉动体量没有那么大,也跟今年的经济损失无法所比拟,但它背后衍生的这样一些经济体量确实是非常大,近日最爆款的VR游戏《半衰期》就将这种体验提高了一个档次。
 
所以从18年底来划分,5G有几个投资方向,一个是射频器件,这个增量成4倍以上。当时我们对这样一些公司做了跟踪研究,发现基站端变化最大的一个是射频,另一个是PCB。但是这个行业已经炒了三年了,到目前的情况我们只能说它仍然处在利润高位,至于未来能增长多快,估值上继续扩张多少并不确定。
 
后续我们把在5G手机端智能端的一些标准再做了一些梳理,可惜的是在美国禁运中国设备时,缺乏能够完全把手机端的5G天线能够整合的这样一类公司,绝大多数公司几乎都只能做其中的一块。就以华为为例,海思的确带动了国内半导体,而手机集成化天线方案还是村田(Murata)帮他做。而国内大家也开始找能不能做LCP天线等一些材料类的机会,并且也在供应链上做了相应的沟通。
同时,在不管美国的反商业贿赂的调查传言是真是假,中兴港股已经从30多块跌到了20多块,A股也跌了20%多的背景下,5G基础设施的业绩相对确定,不可忽略的就是它有1/3的收入来自于海外,虽然海外的疫情的演变对海外的订单交付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相对来讲它的影响没那么大。所以从整个科技股的角度上来讲,我觉得基础建设部分的投资相对比较能见度高。
 

2

服务器端与光模块
 
从去年下半年我们从亚马逊google等等的报表来看,他们的资本开支又已经恢复增长。这里边比较大的两个行业一个是服务器,另一个是光模块。
 
服务器端在中国的变化就是华为想逐步退出市场而转向卖芯片,比如他的鲲鹏芯片,在这种情况下给了像浪潮信息这样的公司扩大份额的可能性。同时从鲲鹏产业链的角度上来讲,它相应的两个国内代理商神州数码和东华软件在今年都能分别代理10万台服务器,此外还有一些不同的省内代理商。
 
不过这些也只是服务器代理,而芯片的大物料是在 CPU上,所以说指望服务器赚钱还是比较难。然而产业链是全球化的,在流量爆发的这样一个阶段,美股的英特尔和AMD的增长非常的快。据反馈,AMD一季度来自于中国的云计算厂商的这样一个订单还是非常多。因为这两个公司还是有一些鲜明区别,因为过去两年整个AMD凭借着先进技术,逐步吃了一些英特尔的份额,但是去年Q4英特尔的报表还是非常好,表明了一些行业性向好。
 
光模块厂商无非就是中际旭创和新易盛。中际旭创的短期可能是我们美国那边疫情的影响来自于谷歌、亚马逊的订单交付可能没那么快,包括尤其是他今年寄希望的400g产品,但是新易盛主要产业链在国内,所以相对好一些。  
 

3

数据的应用-在线教育和在线视频
 
除了流量基建之外,下一端就是5G的数据应用。从这方面上来讲,它还处在一个萌芽阶段,我们也看到央视的一些节目上已经在宣传这样一些5G应用,比如青岛港的自动化码头等等,它大量的应用了联通的基站,包括在工业互联网的应用,包括 AIOT物联网等等,他们都会在未来产生一些比较大的促进作用,尤其是这次疫情也对5G当中的部分应用进行了提前的免费宣传,比如在线教育和在线视频。所以我们觉得应用端可能是未来一个非常大的看点,只不过现在在 A股的上市公司当中暂时还看不到太多,更多的还是要从港股和美股当中去找。
 
虽然美股大跌,但是中概股表现非常坚挺。一方面中概股在美国上市的公司绝大多数是偏互联网类的,另一方面也体现出来中国某些行业的短暂休克并没有大量影响到互联网行业,并且市场份额和格局切割也随之变得更加清晰。从这个角度上讲,我还是比较看好在线教育。
 
另一个就是互联网视频的应用。当年的30倍市盈率以下,这一类游戏业再度复苏,虽然它的低位,一季度相应会受到影响,但它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上还有很多看点,并且我觉得它有希望获得重估。包括港股的阿里巴巴,因为它现在不是港股通标的,确实也跌到了今年比较低的位置。所以我们也都在密切观察这些标,包括在线教育的公司例如新东方在线和美股的跟谁学。
 

4

消费电子行业

从智能终端上来讲,去年下半年很多人在炒智能机产业链,他们认为5G会有个大的换机潮。昨天为止,这个板块出现了集体的跌停,但其实也是正常现象。不过随着国内疫情的好转,智能机的销量已经恢复正常,除了华为mate系列库存有点高之外,其他的,包括小米,都还不错。
 
现在的问题其实出在海外身上,我们知道华为今年在海外3000万台的高端手机是卖不动的,另外加上苹果推出的廉价机所造成的竞争,这个产业受到打击是非常大。
 
 
从消费电子行业从最近的调研来看,尤其安卓机在逐步的恢复正常。像港股的舜宇跌到了接近90块钱这个位置,比A股大多数消费电子的公司的吸引力要大。第一就是它处在的赛道,第二它的行业地位好,第三它的估值相对比较便宜。至于国内的这轮智能机换机潮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我觉得要看今年下半年。
 
目前安卓机库存并不算大,下半年的话要看跟苹果一起来看到底谁能够起来。从美国那边消息来看,毫米波频段的拍卖不是很顺利,中国sub6G反而可能会成为主流。智能机中价值量变化比较大的其实还是射频天线这一端。那么其他光学上无非就是像素的提高,以及ToF的应用。
 
至于今年的热炒的半导体,我们觉得到现在确实是有些扑朔迷离,我只能说只有像AMD,各种服务器,甚至跟PC相关的领域是比较确定的。
 
此外在流量之外,我们也看到了一个偏门行业就是军工,军工今年的业绩可能会普遍比较好,主要原因是在五年规划当中,他的订单集中在了去年和今年进行交付,这样会一些上市公司订单的上升速度变快。
 

5

投资建议
 
至于在当下这个行情下,能够立竿见影一些领域,我倾向于推荐老基建,如轨道交通、特高压等。一方面这些公司本身估值比较低,另一方面就是在拉动就业和保增长,不管能不能完成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我们总要试一试。今年央行的做法也比较得当,在本身应该比较宽松的情况下,它只要引导利率下滑就可以了。最近我也观察到,各地开始出现了日光盘,但是我觉得中国不用看别的,只需要关注房地产销售是否稳定在一个正常水平,如果是,那么经济总体问题不大。事实证明,如果不是严控需求,这个行业的需求还是自发存在的蓄水池。
 
大一点的问题是外需对中国的冲击不好评估,从我周围的中国客户而言,尽管客户生产水平质量都不错,但是外需订单仍然消失的很快。比如说给斯凯奇做鞋的,给新秀丽做箱子的,还有给欧洲的车厂做LED车灯的,几乎通通没有外需订单。所以传统的基建,甚至房地产产业链的优势就凸现出来了。
 
第三季度可能要关注一下燃油车消费的刺激政策逐步落地之后产生的一些效果。汽车是个产业链分工非常细的这种行业,一旦产业链中有短板,比如零配件供不上就会造成很大影响。豪华车里边,只有宝马的国产化率是比较高的,就连奔驰的国产化率都不是那么高。日系车可能相对好一点,一旦日本的疫情得到了控制,不依赖国产产业链,它照样会卖的比较好。第三季度另一方面会看智能机,另一方面会再看汽车。下半年的海外进行恢复的程度也会决定我们单季度的中国GDP能够恢复增长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6

相信硬资产
 
其实金融危机之后,央行是购买资产来解决了资产负债表的问题。危机过后这10年是通过资产价格的上涨,解决了个人资产负债表的问题,那么如果当大家都进行零利率,甚至未来进行赤字货币化,无限的量化宽松,你的养老金所投向的债券已经没有什么收益了。
 
大家更多的是在通过金融创新在股票市场去博收益。这次全球市场的共振是金融创新的一种反噬作用。我觉得西方社会最大的不稳定性是来源于国家政府对老百姓的承诺,例如医保和养老。如果这个问题在未来资产收益率趋近零的情况下,引发的社会问题会非常大。
 
短期我们也跟海外机构进行了一些交流,其实这种抛售的问题,本质上就是在商业银行监管下,所谓的杠杆集中在了买方,也就是出现了挤兑,跟15年A股的股灾性质相近。股灾以后,全球配置上欧洲是没有增长的,美国估值又相对较高,未来经济前景黯淡,那么既有增长估值又便宜,政府的治理能力又强的毫无疑问是中国市场。所以说我们对整个资本市场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尽管今年的业绩增长可能是负增长,但是全球目前是一个比差的社会,金钱永不会眠,资本还是要找地方去投资的。
 
所以在当前市场恐慌的时候,相信硬资产这句话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正如去年此时,我说“凝视深渊反被深渊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