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AutoX,临港+纽劢,苏州+Momenta,园区“圈地”自动驾驶独角兽为几何?

人工智能 陈阿夸 2019/10/15 11:16





算力大爆炸


中国自动驾驶行业的圈地实则由来已久,政策红利或将持续2-3年,但你看懂这场圈地的中国特色了么?


“圈地”,是算力智库记者近期和自动驾驶业内人士沟通时,诸多选手会提到的行业关键词。
 
从上海嘉定宣布引入AutoX到上海临港科技城签约纽劢科技,从武汉颁发全球首个自动驾驶商用牌照到上海首颁国内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应用牌照,业内人士认为中国自动驾驶行业或直接或间接地正经历着“圈地运动”,其中发起方是城市中的产业园区,被圈对象是自动驾驶公司。
 
那么,园区和自动驾驶公司的具体现状和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
 
算力智库记者通过采访苏州相城区高铁新城、上海嘉定汽车城、上海临港智能网联汽车研究院、纽劢科技、驭势科技等业内人士,试图还原现象背后的逻辑并探索未来的行业走向。



被圈实为常态
 
在刚过去的九月,上海嘉定宣布引入AutoX后,AutoX便在嘉定举办的2019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WAVE)上高调亮相。 记者在活动现场了解到,嘉定区政府领导对AutoX的落户非常重视,它不光出现在WAVE活动入口最显眼位置,包括上海市市委常委、副市长吴清在内的多位嘉宾还在现场体验了AutoX无人出租车。
 


上海市市委常委、副市长吴清在WAVE现场体验AutoX无人出租车
 
类似的捆绑露出同样出现在上海临港和自动驾驶公司身上。 8月,上海临港新片区在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用三个展台展示了与其合作的多家自动驾驶公司成果,9月底又宣布与纽劢科技签约。
 
此外,苏州和Momenta、广州和文远知行、长沙和百度、重庆和驰知科技等的“城市+自动驾驶公司”的couple组合也曾见诸报端。
 
苏州相城区高铁新城自动驾驶规划负责人陈国平告诉算力智库记者,园区和自动驾驶公司签约的情况,其实近两年一直在发生。
 
刚落户上海临港科技城的纽劢科技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BD总监王思本在接受算力智库记者采访时表示,现阶段是真正大范围实现自动驾驶的必经之路,这个周期可能会比大家想象的长。



政策先行,投资跟上
 
据算力智库记者梳理并从业内多方人士处获悉,自2015年6月工信部批准设立的首个国家级“智能网联汽车试点示范区”落户上海嘉定以来,全国近20个城市出台了自动驾驶相关政策,各地自动驾驶园区就开始建设。
 
但由于自动驾驶企业的测试车上路没有明确法规,很多自动驾驶企业在这个阶段对园区的选择更多持观望态度。 直到2018年4月11日工信部发布国家级政策《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后,国内十多个城市出台了自动驾驶路测相关的管理规定与办法,自动驾驶企业落户园区打开了局面。
 
据陈国平介绍,虽然路测和企业落户没有必然联系,但落户的企业将在路测、发牌和示范应用中获得补贴。
 
算力智库记者还了解到,曾有城市在没有官方路测区域的情况下,为本地落户的自动驾驶企业特事特办。 比如深圳市政府特定在福田区划了一块试验区供海梁科技测试其无人大巴; 广州市政府则分别以百度系出身的无人驾驶初创小马智行、景驰为先锋,将生物岛、南沙划给了两家企业作测试之用。
 
近期落户上海临港新片区的纽劢科技则提到了在临港地区推动自动驾驶商业化落地的机会,其Robotaxi将在那里落地运行。
 


 
总之,为自动驾驶企业提供出钱、出地、出场景是政府园区对自动驾驶公司进行投资的常规操作。
 
以苏州相城区高铁新城为例,记者获悉政策对公司或个人“出钱”体现在对项目资助最高达5000万元,安家补贴最高500万元,研发补贴最高不超过1000万…; “出地”则包括生产厂房最高10000平方米,办公用房最高5000平方米; “出场景”则是支持公交、出租、酒店、分时租赁等场景的落地,对仿真测试、数据集提供和数据标注训练等方面的公共平台也投入补贴……
 
而园区对自身硬件投资据称“上亿”,记者在向陈国平求证数据的真实性时,对方表示: “这个首先不算多,现在要扶持一个产业,在一个区域内做到产业集聚,我们做过一个不是很权威的测 算,预估要5-10亿的投入。
 
据介绍,苏州相城区高铁新城在一期测试道路预计投入约5.5亿,用于基建改造、平台建设、5G网络建设,并将在2-3年内建设完成。
 


苏州高铁新城落户智能驾驶相关企业



中国特色的自动驾驶圈地是“智能网联”
 
园区对自动驾驶公司投资的方法富有中国特色,这和同样注重自动驾驶产业发展的美国有所不同——美国自动驾驶由科技巨头谷歌和整车厂通用等引领。
 
有意思的是几个对比:业内人士普遍反映中国自动驾驶行业园区“僧多”自动驾驶公司“粥少”,但自动驾驶公司即便有园区的“投资”,记者从和驭势科技、纽劢科技等多家自动驾驶公司高管的对话中也了解到自动驾驶十分耗费资金和人才资源,近期重点在利用现有资源做稳做实。而美国虽然鲜有政府园区出面投资,巨头对自动驾驶公司的投资动辄几十亿美元,这个数据是十倍甚至几十倍于中国自动驾驶企业的融资。
 
对此,业内人士有着自己的解读:
 
“第一,中国整车厂对自动驾驶的投资意愿还在观望阶段,更愿意把开发项目外包给自动驾驶公司,第二,他们现在没钱,投资实力也跟不上。”
 
“中国的政府园区一定程度上充当了车厂和风险投资的作用。”
 
“中国园区对基础建设的投入可以帮助中国自动驾驶行业实现多车智能、车路协同,而美国的则更强调单车智能。”
 
“中国做高铁也是类似,以后可以把项目打包卖到国外。”
 
据一位接近政策制订的消息人士指出,自动驾驶行业的国家级政策出台时,标题一般会使用“智能网联”而非“自动驾驶”一词,背后的区别在于中国的自动驾驶发展路径将更注重“网联”,比如通过5G网络实现车路协同。
 
在日前举办的2019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全球首个5G智慧交通示范项目已宣布启动,由上海嘉定联合上汽集团、华为、中国移动等行业翘楚共同推出。
 
陈国平透露,包括苏州高铁新城在内的多个园区也将于近期推出5G示范项目。“苏州年内就会有消息。”
 
“大家(园区)都在抢跑道,自动驾驶企业就那么多,园区既然要投就要早点。”他进一步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