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大战下,加密资产量化对冲交易或可收获确定性机会

人工智能 陈阿夸 2019/09/10 13:14



算力说



国际资本市场风云变化,资产管理成为投资者关注焦点。算力智库独家采访瑞新资本创始合伙人兼HomiEX CEO周洪明博士、NGC资本创始合伙人谷涛和Kronos首席运营官Ran,他们对于资产配置和量化投资的独到观点或将刷新我们对资管的认知。



近期,资本市场复杂多变: 纽交所母公司ICE创建的密码货币交易所BAKKT将于9月23日上线,中国央行将于9月16日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前人民币兑美元破7,美联储更是实施了十年来首次降息……
 
投资者如何在不确定性加剧的大环境下保持资产不缩水甚至增值?
 
2019年9月8日,全球金融与资管生态创新峰会暨第二届Quantking全球资管大赛启动仪式在深圳举办,现场与会嘉宾围绕“资产管理”话题开展了热烈讨论。
 
活动前后,瑞新资本创始合伙人兼HomiEX CEO周洪明博士、NGC资本创始合伙人谷涛和Kronos首席运营官Ran接受了算力智库专访,他们分别从各自的视角分享了资产配置和量化投资的心得。

1

比特币和数字资产量化收益远超同期传统市场
 
“我觉得每家机构其实都应该配置一些数字资产,1%到10%都可以。 ”Ran直截了当地说道。
 
谷涛告诉算力智库记者, 在这个快速变化的市场,投资收益主要来自市场的β,而不是某个机构的α。 在数字资产领域,谷涛口中的β,最重要是看比特币,因为它是β的头部指标。  
 


NGC资本创始合伙人谷涛
 
按照Coinmarketcap显示,比特币现在的价格对比当年有币价记录(2013年4月29日)以来,已增长超过70倍。 算力智库记者梳理同期的标普500指数和上证指数,前者涨幅不到2倍,后者仅涨约38%。
 
多位嘉宾在圆桌讨论环节一致认为,在持有资产的前提下,量化投资扮演的角色是帮助资产找到正确的定价,本质上是让市场更有效。
 
据了解,量化投资对于基金公司、资产管理公司而言,因为利用了数学模型替代人为主观判断,且多利用对冲手段,可以做到即使在熊市也获得超额收益。
 
在传统投资市场,詹姆斯·西蒙斯是量化界的鼻祖。
 
公开资料显示,西蒙斯从1988年就开始通过量化的方式管理自己的大奖章基金,从1989到2007年间的平均年收益率高达35%,而股神“巴菲特”在同期的平均年回报约为20%。
 
时至今日,以周洪明博士曾经工作过的世坤投资为例,他们过往14年的平均回报率在年化10%左右,而这已经属于传统资产管理中回报率靠前的佼佼者。
 
在数字资产领域,由于全球量化宽松时代到来,大量传统资金通过各类渠道与二级量化投资进场,获取相对稳健收益。 周洪明博士表示,现在数字资产比较合理的回报率应该是在年化30~50%左右,远高于传统投资市场。
 

2

量化是一场“零和游戏”
 
同样运用量化策略,为何在数字资产领域的收益会超过传统市场?
 
Ran表示,数字货币有几个特点,第一,波动非常大,第二,它是七天24小时交易,第三,它在很多不同的平台上交易,这样机会就会更多。
 
“我觉得加密货币市场的显著特点就是,小。 ”谷涛告诉算力智库记者,“一个规模小的市场,有很多创新,没有明确的监管,也没有大的机构,定价不清晰,所以这是个无效市场。 这样的市场有很多超额收益的机会,前提是你可以很好的管理风险。
 
更大的机遇,同样意味着更大的风险。
 
周洪明博士指出,数字资产的外部风险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市场可操控空间较大,这种情况下,不管用什么策略,都很有可能被人家定向狙击。 第二,监管制度不完善,频繁发生交易所跑路、被黑事件。
 
红链资本CEO李勇敏则补充道,近期数字货币市场流动性也正在变差。
 
抛开外部因素,量化团队的策略是决定投资人收益的内在因素。
 
据悉,量化策略一般分为三类: 套利、CTA、高频。
 
周洪明博士认为,套利策略相对稳健,不用跟随市场的β来赚钱; CTA更像“赌博”,百家乐的赢率在47.5%,而目前数字货币中的CTA策略,特别是大仓位的赢率可能只在30%左右; 高频策略则对程序,服务器和账号设置提出了更高要求。
 


瑞新资本创始合伙人兼HomiEX CEO周洪明博士
 
Ran告诉算力智库记者,高频、计量交易搭配 AI、机器学习模型能优化回报率,但不能过度依赖AI算法。 “之前用线性回归的方法会简单一些,而AI的算法会让模型变成非线性,这能辅助策略提高效率。 但是一旦过度依赖AI,拟合很多策略,找出来的结果就不一定靠谱。
 
有趣的是,在新加坡南洋理工获得人工智能博士学位的周洪明博士却质疑人工智能在量化策略中的作用。 他认为,现在AI算法策略的有效性还值得进一步量化考证,本质上还是依靠统计学算法演变而来。
 
算力智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周洪明博士所在的瑞新资本量化团队策略以套利和CTA见长,而Kronos的量化策略中,高频是其特色。
 
Ran指出,量化能赚钱,是因为交易对手亏钱,这是一场零和游戏。

3

如何应对量化风险?
 
面对风险的多样性,投资人和量化团队纷纷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周洪明认为,量化团队既是这些风险的受益方,同时也是受害者。 “从套利的角度说,我们的收益还不错,但从受害者的角度,我们的大仓位CTA策略 也经历过被定向狙击。 ”因此,周洪明的量化团队认为更为稳健的套利方法将一定程度上缓解风险。
 
Ran表示,Kronos要建立强大的交易策略,为了做到这点,则需要招募在量化分析、机器学习等领域最优秀的人才。
 
另外,针对加密货币市场流动性差的问题,记者了解到Kronos 将发布能促成更多交易机会的交易暗池新产品,暗池交易是一种匿名配对的交易形式,既可避免对场内市场造成冲击,又能降低交易员的交易难度和成本。
 
谷涛进一步指出,在传统金融世界中,监管是一开始就要提到的,而在数字资产领域,现在属于从没有监管到有监管的一个交接状态,被监管是大方向,这是它在全球范围内发展的必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