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O回应了!数据流通中的安全问题,国有数据或提供了参考依据

人工智能 生煎33 2019/09/04 18:00



算力说



随着ZAO的大火,数据安全也被提到了台前,而信息时代,除去购物吃饭等商业行为,拥有你个人信息最多的其实是国家机构。这些信息的有效利用,是巨大的市场机会,同时也是一个不断摸索的过程。



一款软件从默默无闻到火爆朋友圈需要多久? 答案是一个晚上。
 
这个周末ZAO一夜之间刷爆朋友圈,用户仅凭一张个人大头照,便可基本无违和感地出演小李子、张麻子…
 
新鲜感过后开始有明白人深扒 ZAO 的《用户协议》及《隐私政策》,比如“你的脸将完全有可能被别人随意使用”、“明星起诉侵权的锅可能全甩给了用户”、“我用于活体检测的张嘴眨眼等数据被用于金融贷款”等等。
 
今天ZAO官方详细回答了这些问题,解释了不会存储用户生物识别特征以及产生的支付风险等信息。


 
无论ZAO是否存在这些问题,这款现象级应用无疑让更多人注意到了数据安全的问题。 那么在大数据时代数据如此重要的情况下如何利用好数据又能保护数据安全?

1

数据越多风险越大?
 
近年来国家对网络安全、数据安全和个人信息安全的管控正在愈发严格,随着《网络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法律的颁布,数据权属、交易机制的完善让那些非法获取及贩卖数据信息的交易方式愈发受限。
 
马云曾经在公开场合表达过数据也是阿里巴巴的重要财富之一,对于企业来说,用户数据的确是重要资产,但是,一旦涉及到用户的信息,数据量越大,企业要面临的风险也越大。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拥有大量用户数据,必须面临数据泄露的风险。 华住集团5亿条公民个人信息被泄露,顺丰3亿条快递物流数据泄露,近年已经发生过多起企业泄露用户信息事件。
 
而企业不仅要通过技术层面来保护信息数据不被盗取,很多时候信息的泄露是由于“内鬼”。
 
上个月国泰航空就因为内部人员泄露航班客户信息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因此数据不仅是财富,也是风险。
 
尤其是大数据时代下,对数据的需求愈发重要,而国家对数据保护和数据交易的管控也正在愈发严格,而对数据需求方而言,数据的获取形式早已不是单纯的数据包买卖或者直接收集用户数据了。
 
那么数据交易如何进行呢?
 
其实数据交易这个词并不准确,如今数据的交易形式中,数据拥有方已不再是将数据以商品的形式直接卖给需求方了。
 
在这方面,国有数据在流通方式上的探索对数据流通提供了借鉴意义。
 
来自于国家部委、地方政府、企业等信息汇聚成的交通、电力、车辆、司法等大数据都可以被称为国有数据,这些数据蕴含着巨大的商业价值,然则考虑到安全等因素,大量的国有数据很难被除了国家机构以外的商业社会所充分利用。


 
因此,如何保证信息不被泄露和非法利用的情况下发挥国有数据蕴含的能量?

2

国有数据流通正规化,重要数据如何保护?
 
大部分的数据商和服务商采用了最直接的方式——进行清洗、脱敏之后当做实体商品一样出售。 其中的脱敏即抹去会造成信息泄露的个人信息。 但是在缺乏监管环境下,仍然会出现大量敏感个人信息被缓存及贩卖等安全问题。
 
国有数据在流通过程中的做法,提供了重要的借鉴意义:底层数据不出库、数据交易零缓存。
 
目前我国各地区的数据交易所均采用这种交易方式,即不向需求方提供底层数据,而是通过开放API接口,为需求方提供数据核验功能。
 
数据核验是指商业机构在获得用户授权的前提下,将用户输入的数据通与国有数据库中的信息进行比对核验,例如核验客户的身份信息,使用方最终只会收到核验结果,而不是用户的具体身份信息。  
 
同时,对数据应用方“三真”准入审核监控系统(真实企业、真实应用场景、真实用户授权),确保数据产品应用合法合规。
 
通过这种技术化的运作手段,将国有数据以安全的形式满足市场对国有数据的应用需求,可能将会是未来的主流。

但是在企业实际对接国有数据时,仍然要面临一些具体问题。

3

数据孤岛问题仍在,“第三方”让国有数据更灵活
 
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数据孤岛问题。

各地的数据交易中心信息不全,目前各地的数据交易中心能提供的国有数据都是以地方数据为主,比如通过武汉东湖大数据交易中心可以获得湖北的相关数据,并不能获得上海的数据。

而直接去找国家部委获取全国数据也并不现实,企业也同样需要对接大量不同的部委,费时费力。

因此,如果有“第三方”来作为其中的桥梁,无疑能将信息整合起来,为企业提供更全面更便捷的服务。
 
市场上第三方数据服务商数量非常多,能承接国有大数据运营的第三方并不多,以其中的数据宝为例,虽然是第三方,但其角色并不简单。



“数据宝为70个国家部委及直属机构,31个省市自治区、334个地市州盟,96家央企的数据流通充当审核员、服务员、监督员的角色,所有数据源均是国家部委一手合法数据资源。 ”在媒体的报道中,可以看到数据宝能提供的数据很多。
 
作为非政府机构,为何能整合各部委数据?

在数据宝官网不难发现,数据宝采用的是“国资参股、政府监管扶持、市场化运作、大数据资产交易合法经营资质”的模式,其股东包括贵州省贵安新区(产业基金)、中科院中科创星(产业基金)、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第一研究所全资子公司) 、海尔资本( 旗下政府引导基金) 及上海拓鹏集团。
 
因此,数据宝其实也是一种“国家队”的身份。
 
当然,这种模式的出现,也说明在国有数据开放及应用方面,国家的“试探”态度。

4

用好国有数据,想象空间巨大
 
国有数据的开放、共享、流通及应用,对应的是万亿级别的市场,尤其在金融、交通、物流、车辆等领域。
 
这些国有数据最终将会通过国家和商业机构的运营以不同的形式回归到民生建设上。
 
在普惠金融领域,从2013年开始,国家开始大力推进普惠金融的落地执行。 但是对于银行来说,缺少征信信息、缺少资产抵押的小微企业和个人如何保证其还款能力?
 
以制造企业为例,电力数据也可以作为其贷款担保关键。 该企业的用电情况其实可以反应其真实的生产状况,通过企业近年来的电力数据,判断企业生产偿还能力,成为缺少抵押资产的小微企业获得融资的新方式。
 
电力大数据还可在能源生产、配送、转换和消费各个阶段进行科学预测,将对国民经济带来巨大效益; 此外,随着电力大数据的不断应用,能够支撑能源互联网新业态的产生,为各方参与者提供新服务。
 
这只是大数据在普惠金融领域的一种应用方式,更多的应用方式,其实需要更多的商业机构去开发。
 
而对那些非国家队的数据商来说,未来的数据交易环节可能还会受到更多限制,但他们并非没有机会。
 
数据从开放,到能够实际运用,其实还需要经过很多技术手段,数据商未来机会,场景化产品的开发。

通过整合不同行业的具体应用场景,开发包含国有数据、企业数据等多维数据,提供更针对性的产品,为企业节省大量成本,达到真正的降本增效,从一个数据买卖者转向服务者,或许是一种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