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内比特币涨幅近50%,好戏还在后头

区块链 陈阿夸 2019/05/05 10:20

作者:陈阿夸

编辑:生煎




算力说



5月3日晚间,Bitfinex报价显示比特币盘中价格一度突破6000美元,创下2019年历史新高。此价格较4月初的4100美元,涨幅已近50%。业内人士认为,货币政策、区块链产业基础设施和应用持续发展、比特币产量减半等大事件或将影响比特币在下半年开启下一波增长。



2019年4月1日,币价网站CoinMarketCap显示比特币盘中价格约4100美元。这一天的价格和过往4个月相比,看起来并没有显著差异:从2018年12月起,比特币币价一直在3200美元-4200美元之间波动。谁也不知道的是,接下来的4天,比特币站上5000美元的阻力位,业界为之哗然。

 

之后的一个月,比特币稳步提升,于5月4日触达5884美元。在Bitfinex上的报价于5月3日更是突破6000美元,创下比特币价在2019年的新高。这也意味着4月以来,比特币最高涨幅达近50%。大家都在议论“牛市是不是要来了”?


4月1日成为比特币币价拐点


1

近期为短期波动

 

“之前跌得太惨,理应有反弹”是很多投资人的心声。

 

OK集团研究部总经理周子涵在接受算力智库采访时解释“道理”的合理性。她认为,币价上涨的必要条件是有增量用户和增量资金。

 

从区块链本身来讲,2017年底到2018年初的投资泡沫期,虽然产生很多空气项目,但同时也有一部分相对优秀的标的一直在做开发、社区运营。这些项目带动新用户成为市场的增量用户,乃至增量资金。

 

同时,金融巨头在稳定币方面的动作以及全球互联网科技巨头在区块链领域的布局都有助于提升投资者信心。

 

摩根大通于2 月 14 日宣布推出一种类稳定币JPMCoin;3 月 28 日,OK 集团宣布推出稳定币 OKUSD。而稳定币作为交易市场的入金通道,其规模被业内人士称为“牛市的基础”。

 

OK集团研究部总经理 周子涵

 

另外,外在经济政策因素同样重要。“四月有消息称美联储可能不加息,让大家认识到经济政策没有预想的那么差。”周子涵表示。

 

在过去的三个月中,华尔街股市刚刚从去年底的暴跌中反弹,创下历史新高。路透社报道称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对美联储已停止加息的预期,对金融市场形成利好。

 

“但是我必须要说的是,币市的涨跌,其实规律性并不强。”周子涵强调,“我认为四月初的大涨是短期的波动。对于短期波动,我只能说有一些必要条件,但是有了这些必要条件,币价是否短期一定上涨,这是持怀疑态度的。”


2

币价上涨的连锁反应

 

尽管目前比特币的涨跌对区块链行业本身的发展并没有直接关系,但币价上涨无疑会带来关注和增量的资金。

 

稳定币项目Alchemint CTO齐峰认为,增量资金可能会促进区块链行业发展的速度,但也有可能反而会带来减缓。因为市场选择机制可能会失效,那些在错误道路上的模式和项目将会得到更多的时间,这减缓了市场自我迭代和进化的效率。

 

2017年的疯牛行情和之后的暴跌足以说明币价涨跌对区块链行业的影响。

 

Alchemint CTO齐峰

 

此轮币价上涨更为直观的影响是对稳定币。

 

齐峰指出,对于中心化的法币储备模式的稳定币,比如usdt,将会带来更大的市场需求。因为其主要是为交易市场服务的。

 

对于去中心化的数字资产抵押模式的稳定币,比如以太坊上的DAI或者NEO上的SDUSD,因其依靠数字资产的市值和规模决定其体量,币价上涨不仅会带来数字资产整体市值上涨,提升去中心化稳定币的供应能力,同时也会提升去中心化应用的繁荣和用户体量。


3

好戏还在后面

 

“长期来看,我会觉得19年的下半年,币价会有一波增长,或者叫它反弹,但是很难再达到17年底18年初的高速增长阶段。”周子涵认为。

 

她的判断来自OK区块链研究院对货币政策、区块链产业基础设施以及应用发展的追踪。

 

据介绍,主流社区方面,比特币社区会在19年在闪电网络方面加强布局, ETH完成君士坦丁堡升级之后会进入开发第四阶段“宁静”阶段,并且EOS也会在6月份有一次大的技术动作,目前来看很可能是在侧链跨链方面有新发展。产业基础设施方面,很多银行业的区块链应用是在上半年处于POC概念验证阶段,预期下半年会有一些落地的项目。

 

齐峰则注意到了“比特币产量2020年减半”这个一个细节。纵观历史上两次比特币减半,每次都成为“牛市导火索”。 例如,2012年11月比特币第一次产量减半,价格从最初的13美元,一年内飙升至1032美元。类似的,在第二次减半之后的一年,从651美元跃升至2518美元。

 

  

但近期国家发改委披露了《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 征求意见稿)》,将虚拟货币“挖矿”列入淘汰类产业之中,这是否会对币价产生负面影响?

 

周子涵认为,这说明我国对于比特币的态度并没有回暖,但也没有恶化,近两年来一直都是这个态度。我们需要明白的是,比特币不单纯是投机品,它的核心价值在于,对于现代国际货币制度下货币缺锚滥发这个缺陷,是一个可选择的补充解决方案,尤其在部分政权不稳定和金融宏观调控能力不足的国家和地区,比如津巴布韦、委内瑞拉等。

 

“比特币自身及其相关产业发展都表现出了非常强全球化的特征,所以它不是说某一个国家颁布了一些限制性的政策,就会让这个行业有一个特别大的艰难局面。”周子涵说,“我们比较坚定地认为,比特币的长期价值会在未来市场充分发展之后进一步的体现出来。”



文章所载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且不构成投资建议

敬请注意投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