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周预警靠这种旅游大数据产品,旅游人数预测、瞬时客流统计一清二楚【算力科创家】

视频 陈阿夸 2019/04/08 00:00

作者:陈阿夸

视频:刘祖宏

编辑:生煎




算力说



改革开放以来,旅游业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密不可分。从传统旅行社到在线旅游平台,再到现在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赋能旅游业,旅游业的内涵和外延正在不断拓展。本期「算力科创家市北高新篇」专访金棕榈总裁刘晓凤,探索大数据赋能旅游业之后的现状。


2019年“五一”劳动节放假4天,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近日表示,初步预计,“五一”4天假日,旅游人数和旅游收入同比将分别增长8%和9%左右。

 

这则消息很快刷屏。

 

旅游大数据公司金棕榈总裁刘晓凤告诉算力智库,得益于大数据等技术的发展,通过线上、线下多维度的数据分析,现在已经能对旅游累积人数和瞬时客流做比较科学的预测。

 

旅游业因改革开放的窗口,从外交事业转变到经济性产业之后,已经经历了多轮洗牌。1999年,以“鼠标+水泥”商业模式著称的携程出道之后,一边是互联网浪潮席卷而来,多家在线旅游平台陆续诞生并在接下来的二十年时间内逐步壮大;另一边则是被互联网浪潮抛下的传统旅行社,整合有之,倒下有之,转型有之。

 

时至今日,中国旅游业已经占GDP总比重超过10%,2018年国内旅游55.39亿人次,收入5.13万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0.76%和12.3%。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在旅游业的广泛应用,技术还在推动旅游业内涵和外延的拓展。

 

金棕榈作为一名旅游行业的老兵,创业近30年来见证了中国旅游业的腾飞。从1992年为客户提供软件级服务SAAS,提高效率节省费用,到把它变成平台级服务PAAS,大家取用方便,再到2015年转型到数据级服务,刘晓凤认为旅游业的发展万变不离其宗,那就是内容+服务。

 


 

以下为采访实录:

 

Q:五一假期马上就要到来,而且今年的劳动节放假4天,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近期表示旅游人数将同比增长8%左右,以五一假期作为一个场景为例,能否介绍一下旅游数据通过哪些维度获取?


 A:我们拿上海作为一个例子,我们和文化和旅游局合作,今年的小长假,像五一增加了一天嘛,是非常好的信息,所以从旅游人数绝对值来说,肯定会比去年增加。具体而言,它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工作,在预测人数时,可以考量到一些关键的点。比如人们从各地赶往机场,抵达上海虹桥机场后,他们去了哪些景点,这些景点的客流的情况如何,这已经是不同的维度了。另一方面,我们也去需要去统计一下在线平台,它的预订趋势。所以它是相对来说比较复杂多维度的一个过程,我们现在能够去统计以及做一定程度的科学预测。

 

Q:从金棕榈1992年开始创业,最早是一个软件服务商,到2015年开始涉足旅游大数据,迄今已经近30年,金棕榈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中国旅游业发展呈现怎样的变化?


 A:金棕榈创业是92年,非常早了,应该说是一个老兵,但现在呢,就像您刚刚提到的2015年,我们其实是相当于再创业,整个过程见证了旅游行业二十多年的变化。92年的时候,金棕榈引入的是ERP,也就是企业流程再造。举个例子,就像当时做SAP,做整个行业的前中后台的软件服务一样,在那个时候其实还没有互联网,或者相对来说,旅游行业的互联网还没真正进入。那我们都知道,在98年99年,携程进入(旅游业),到各个地方发宣传卡片和小单页。当时实际上是“鼠标加上水泥”,那时候才开始旅游行业的互联网化。然后经过将近5到10年的培育期,再到现在我们以数据助力或者说人工智能进入这个行业。

 

整个旅游行业的发展和金棕榈的发展其实是一致的。现在旅游行业经过了很多轮洗牌,我们看到,旅游行业的这种在线大鳄起来之后,有很多传统的中小旅行社纷纷倒下,一些大社进行了整合,还有一些定制、专项旅行社出来了,我们会发现万变不离其宗的是内容和服务。我们金棕榈从最早做软件级服务SAAS到平台级服务PAAS到数据级服务,我们一直没离开旅游行业的宗旨,就是服务,以及如何通过数据帮助我们的用户有更多的看见。

 

Q:那么对于已经使用了大数据这种工具的旅游业,还面临哪些痛点?


 A:我们现在在讲大数据,我相信这是一股热潮,也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但真正用到大数据的未必是所有都可以从中受益的。因为核心其实是数据,我们手机现在用流量或者说用4g,内存可以达到十几个GB,但是真正到了大数据,数据级别得是它的一万倍才可以,PB级的。像天气,每秒都在产生,这么大的数据赋能到某个中小企业,其实也不是完全现实的,但是数据确实可以起驱动作用,所以这个我先做区分。

 

那么如果真正能够实现去赋能的话,核心还是刚才我说的,就是企业需要沉下心来看,在旅游行业,我的目标群体在哪里,我的目标群体服务的内容是什么,因为旅游最终是回到服务的。

 

现在,很多互联网旅游企业,它好也好在服务,可能比传统的中小型旅行社要好或者说标准了,但它可能问题出的最多的也是服务,比如有投诉数据泄露或者其他,所以旅游其实有一个本质,就是服务要做好。

 

Q:在旅游大数据领域,会涉及到数据的技术、加工和应用,您认为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A:我理解这个问题主要是在后面这一块,就是数据技术和应用。这对于我们来说,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向。如何把最新的数据、技术服务到我们的用户,这其实就需要应用。举个例子,我们跟上海文旅局合作,上海的96家A级景区的瞬时客流,在上海发布、或者是上海市民云都能看到,甚至在携程的目的地游乐平台也能看到。在去年的黄金周里,通过交通广播电台也向市民播放了景区可能发生的旅游人数红色预警。这对老百姓来说或者对B端企业来说,都是很好的应用。老百姓可以知道未来一到两个小时是一个高峰,那么我是不是可以避峰削谷;企业可以知道接下来要采取防控措施了,提高效能管理;政府则能够提前监管。同时配合视频技术,G(政府)、B(企业)、C(消费者)三端都会受益。

 

Q:从历史的角度,您认为旅游业和宏观经济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在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的2019年,能否对2019年的旅游业做出预判?


 A:大家应该会有第一手感知,今天我们坐在这里,我是行业从业者,也是旅游者、出行者。无论我是为了商务出行,还是为了休息或是参加活动,都是旅游的一部分。我们会发现,其实旅游,它本身是一个非常敏感和脆弱的行业,天气、汇率、地震、政治等各种原因都会影响它。


从宏观经济角度来说,我们一方面可以认为旅游和它正相关。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人民币升值了,相对于某一个国家,大家可能就都往那边去出行了,尤其是购买奢侈品的人,会非常感兴趣,那么它是一个正相关。

 

那我也可以说他是一个负相关。比如说经济整个形势会有一些紧缩,但是旅游依然是宏观经济非常好的调节或者说是消费的抓手。比如今年故宫这个IP是火了一把,它销售的IP产品,大家还会疯狂去买。因为大家以前认为旅游是奢侈品,要攒够钱或者有一定的层次和生活能力之后才出行,但现在变成了一个必需品。无论我出行也好,释放压力也好,情感的需求也好,我都会出行,只不过我从出国游变成了周边游,或者去买一个和文化旅游相关的小口红。旅游业变成了丰富人们生活,甚至是情感释放压力的一种方式。

 

所以,我们说绝对值收入这方面,我们不好预测,但从人流出行的这个需求方面,他一定还是增长的。

 

Q:国内市场对“科创概念”追捧,金棕榈有什么看法?金棕榈是否有打算登陆科创板的计划?


 A:科创板确实很火啊,我们从去年开始就跟风了很长时间。整个热潮起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无论是政府、企业、旁观者、或者整个市场来说,都很好。因为一个新东西出来之后,大家都很感兴趣,这起码就达到了它设立的初衷。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想提醒的,也包括我们金棕榈,我们很感兴趣,而且也一直在跟随这个步伐。

 

我们本身就是市北高新园区第一批引培企业之一。作为企业,我觉得一个核心就是自己需要通过科创板获得什么。对我们而言,我们觉得依然是借船出海。其实就是说,我们自己核心的企业的发展和战略部署清晰后,科创板其实是我们的平台。如果有一个比较客观的一个认识,然后又有一个比较火热的一个态度,然后同时又有一些比较专业的团队去支持你去做,然后有一个目标,就很好了。目前我们希望三年左右登陆科创板。




文章所载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且不构成投资建议

敬请注意投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