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治理

5月6日高能直播金融数据治理落地大考进行时,如何审题解题,交上出色答卷?

行业前沿 算力智库 2022/05/03 08:00

对于金融业来说,2022似乎是“不好过”的一年。

随着《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相继实施,数据合规已成为各行各业不可僭越的“高压铁则”,而作为数据敏感性最高,数据类型结构最为复杂,数据量级庞大的金融业更为首当其冲。

应势而为,今年,金融监管也在持续加码。

今年1月1日起,最新的《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开始实施,关于征信业务中对个人信用信息采集、整理、保存、加工、提供、使用、监督管理加以明确规范。《办法》要求,采集个人信用信息,应当采取合法、正当的方式,遵循最小、必要的原则,不得过度采集。

1月30日,银保监会出台《银行业金融机构监管数据标准化规范(2021版)》,该《规范》在监管报送系统EAST4.0的基础上进行了升级。要求各银行及相关金融机构按照新标准进行首次数据报送,明细业务数据标准化上收及各类自评估、评级要求。

4月6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2022年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工作的通知》,着重强调外部涉企数据要关注数据源合规风险,明确数据权属关系,加强数据安全技术保护;通过各级融资信用服务平台获取的涉企信用信息不得用于为企业提供融资支持以外的活动。

4月8日,国家发改委、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加强信用信息共享应用推进融资信用服务平台网络建设的通知》,主要强调建立健全融资信用服务平台网络,加快推进涉企信用信息归集共享,切实加强信息安全和主体权益保护;进一步促进中小微企业融资普惠。

多纸文件重锤定音的同时,“雷厉风行”的监管举措也在路上,不少金融机构已尝到了“数据违规”的苦果。

据企业预警通数据显示,2022年3月(以处罚公布日期为准),银保监全系统针对银行业合计开出罚单300张,总处罚金额达1.78亿元,处罚机构138家次,处罚人员202人次,分别较2月份环比增长52%、176%,就涉及的违法违规事实来看,主要集中在相关业务数据漏报、数据错报,以及与其他上报数据交叉核验存在偏差三个方面。

从不断加大的惩处力度和高额罚单可见,监管之决心不可逆,粗放型的“金融治理放养时代”已成过去式, 以数据为基础、监管科技全方位渗透的“后金融监管时代”正在到来,此前游走于“科技手段和法律规制外围”的灰色地带和监管死角,将不复存在。

风向转变之下, 金融业的底层逻辑和治理要求亦面临着解构和重塑,数据能力成为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的重要驱动力,数据安全合规与治理成为紧迫性刚需,如此新常态下,金融业该如何“自救求生”?金融数据治理又该如何“应时改造”?一些新的难题和挑战正在涌现出来。

比如,在数据源上,金融机构需要引入大量外部可信合规的数据源,来入参建模,赋能业务,在对数据的采用上,势必需要高度依赖外部第三方。在此过程中,金融机构如何辨析厘清与第三方合作的涉外数据量化分析和合规关系溯源?其中涉及到个人信息部分,如何建立风险识别机制,解决“告知-授权”义务,保障充分完整的授权链?不同金融场景下的个人信息保护要求和数据治理颗粒度如何界定?

在数据交互和计算上,如何使用“匿名化”和“去标识化”的密态数据进行计算,以补充风控决策和模型入参变量维度,提升量化决策效果?在数据加工过程中涉及的算法模型是否公正公平,是否具备可解释性、是否注意避免歧视特定人群?以隐私计算为代表的隐私科技该怎么派上用场?
诸多迷思和问号正困扰着广大金融从业者们!

在此背景下,由算力智库主办、SAIA隐私计算技术小组、上海现代服务业联合会大数据中心联合主办、隐私计算联盟、隐语开源社区支持的【后监管时代,洞开金融数据合规与治理新范式】算力“私”享沙龙将于5月6日下午13:30在线直播。本次活动邀请银行、保险、征信机构、金融科技、监管层等全链条的金融机构代表,共识共探共治,就金融场景中数据治理与合规难题进行剖析,探索出有效和标准化的数据治理工具、策略和方向,厘清监管、技术与法律的三角博弈和协同,促进金融数据行业的生态完善和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