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loud优刻得创始人季昕华:深耕云计算,做隐私计算赛道的“奇袭军”

大数据 算力智库 2022/01/18 15:36

面对数字化的蓝海市场和政策支持,企业们正在加速布局。在数字化转型背景下,随着《数据安全法》和《个人信息保护法》的相继落地,数据安全、隐私计算成为焦点话题。

资本热下,国内隐私计算产业迸发式增长,互联网巨头、数据服务商、初创企业纷纷加入隐私计算赛道,坐落于“北上杭深”上百家隐私计算企业密集成立。据算力智库不完全统计,近两年,我国投入隐私计算领域的企业总量在260家左右。

产业的发展,离不开扎根一线的企业家,是他们不辍的攻坚和打磨,推动着行业不断往前。而在这场尚未看到尽头的马拉松长跑中,行至赛道中段,领跑型选手却已初现。

在历经同业推荐和算力智库多方验证评估下,“2021年度隐私计算十大人物”重磅出炉。

算力智库发现,作为算力智库2021隐私计算年度十大人物之一——UCloud优刻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UCloud优刻得”)创始人季昕华,是云计算厂商里做隐私计算最好的奇袭军。


季昕华,前盛大云计算公司CEO,曾任盛大在线首席安全官,腾讯公司安全中心副总经理、华为安全负责人等职位。

在这些光鲜亮丽的头衔背后,还有一个令季昕华在互联网行业名声鹊起的是“白帽子黑客”这个名号。熟悉季昕华的人知道,他是一个网络安全领域的技术大牛,是中国网络安全的先锋人物。

2012年,季昕华从盛大离职,创立了自己的云计算公司,公司取名为UCloud。作为国内科创板上市的第一家云计算企业,UCloud优刻得深耕CBA(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战略,不断推进技术创新,助力千行百业的数字化发展。

作为一家云计算厂商出身的公司,UCloud优刻得具有多年云服务经验。“通信大数据行程卡”作为全国行程查验的工具,在疫情防控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截至2022年1月9日,“通信大数据行程卡”已累计被查询270.63亿次。而背后的技术支持商,正是UCloud优刻得。

与此同时,作为一家云厂商,UCloud优刻得自2016年切入到隐私计算领域。作为这个领域的“奇袭军”,UCloud优刻得也是国内隐私计算领域最早的探索者,同时,UCloud优刻得也是上海大数据交易所首批签约的数商之一。

在隐私计算领域,UCloud优刻得已形成了自己的系列产品矩阵。UCloud优刻得在数据沙箱、安全多方计算、联邦学习进行深度探索,并推进多个业务场景的广泛应用。

从当初的“孤独上路者”,到现在看到身边越来越多的“后来者”加入到这个赛道,季昕华心中也颇多感触。“隐私计算这个行业很大,没有到真正内卷的时候,希望这个行业越做越大。”但同时,季昕华也认为,2022年是隐私计算面临新的挑战的一年,特别是在资本热下要保持理性。在他看来,目前隐私计算还面临合规、数据运维、数据确权、数据定价、商业模式、应用等难题亟待解决。

而未来,作为上海数据交易所的第一批签约数商,季昕华也谈到,未来与希望创造更多应用场景。据了解,目前UCloud优刻得在推动数据的跨境流通和交易也在做一些尝试。

1月5日,算力智库专访UCloud (优刻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季昕华,就隐私计算这个赛道的火热,试图做一场冷思考和深度交流。

做隐私赛道的“奇袭军”


算力智库:

今年是隐私计算爆发的一年,UCloud优刻得在加快隐私计算落地应用方面也做了很多布局。具体来看,2021年,UCloud优刻得在加快隐私计算落地方面做了哪些努力?取得了哪些成果?

季昕华:

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个是在国内政策和法规推动上。作为国内最早涉足数据安全流通技术研究的科技企业之一,2017年,我们推出数据安全流通平台“安全屋”,确保数据可用不可得;研发技术的同时,我们也不断通过自身积累的经验为相关政策的制定献计献策。比如,上海临港提出要建立全球数据贸易自由港,以及《上海市数据条例》施行,我们都是背后的参与者和推动者之一。去年11月,UCloud优刻得成功入选上海数据交易所首批签约数商,政企携手深度参与,共同推动大数据应用服务场景创新。


安全屋数据流通解决方案架构图
安全屋应用场景

第二是帮助政府做数据开放。2017年起,我们就开始给政府项目做服务,帮助政府做数据开放。目前在上海、青岛、厦门都有落地的案例,包括上海城市定制型商业补充保险“沪惠保”,上海普惠金融项目,UCloud优刻得安全屋一直都在为上海市公共数据开放提供重要技术支持。

第三是医疗领域。我们为医疗科研提供数据开放流通的技术支持。2021年上半年,我们联合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血管外科,结合安全屋和优钛私有云平台,建立一套安全、可控、开放的智能数据管理平台,帮助医院等提升运营效率,加速科研创新成果转化。


UCloud安全屋是目前落地应用广泛的数据安全流通产品


算力智库:

近两年来,国内隐私计算产业迸发式增长,互联网巨头、数据服务商、初创企业纷纷加入隐私计算赛道,UCloud 优刻得当初为何要入局隐私计算领域?

季昕华:

比较凑巧。我其实做网络安全出身的。几年前,我和另外一家公司CEO聊天,谈中国的云计算,又聊到一个关于数据的场景,对方给我讲了一个这样的案例。

一家企业想和另外一家公司做交叉营销,把双方的数据结合起来做分析从而获得营销数据,但是双方对于数据都很敏感,不能披露给对方。怎么才能既保障数据安全又得到结果呢?双方约在一家酒店碰头,彼此带着装有数据的20个硬盘,进入一个房间,拿出手中的数据便开始分析,分析完后只把结果带走,而硬盘直接当场砸毁以自证清白。

当时这件事情给了我灵感和启发,我意识到数据安全的重要性,萌生了要做一款确保数据安全流通的产品的想法。因为这是有实际需求的。


算力智库:

作为国内科创板上市的首家云计算企业,在数据安全流通领域产出了一批优质、安全、可靠的行业解决方案,获得业内肯定。在您看来,云计算企业在做隐私计算的优势有哪些?

季昕华:

在我看来,云计算企业做隐私计算具有几大天然优势。

第一,从「产品能力」来看,无论是云计算、隐私计算还是多方安全计算、联邦计算,底层都需要数据的大规模存储、分析和计算能力。云服务公司可以将云计算、云存储和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能力等很好地融合在一起,这是其他类型的公司所不具备的。

第二,从「安全能力」来看,云计算公司本身对数据的安全保护要求就非常高。同样,UCloud优刻得在安全、隐私计算等方面有多年积累,并与国防科大、清华大学、交通大学、浙江大学等进行合作,进行研究和探索。从最初没有成型的技术方案发展至今,UCloud优刻得做了各种各样的技术尝试,从可信数据沙箱到安全多方计算、联邦学习,不断深入,相对应地打造了覆盖隐私计算三大平台的安全屋,确保用户数据在不同场景下的安全。

第三,从「场景方面」来看,云计算服务公司在长期服务客户的过程中,比较了解客户的各类场景需求。安全屋是目前数据安全流通应用场景和案例最多的技术平台方案。从2016年到现在,UCloud优刻得安全屋承载了公共数据、智能数据大赛、医疗数据开放等多种应用,在金融、医疗、汽车、制造业、防疫等各行各业得到了广泛部署。


算力智库:

作为一家云计算厂商,在您看来,公司的基因跟隐私计算的适配度如何?

季昕华:

我认为这二者的适配度,可以用十个方面来加以阐释,即“三个特点、四个领域、三个技术”。

三个特点,是指我们是中立的,跟用户不竞争的云(计算)。其次,我们是安全的,我们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内资云,也是国资云。最后,我们是可信赖的,我们的代码是自主研发。这是我们三个特点:中立、安全和可信赖。

四个领域,指我们目前深耕的四个领域:即:第一个领域是数字产业化,帮助互联网公司搭建云平台,降低成本,快速发展。第二个是产业数字化,帮助传统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提升发展效率。第三个是治理数字化。在帮助政府落地数字治理方面,我们积累丰富经验。第四个是数据要素流通,通过5年发展,我们已经帮助了政府、金融、医疗领域的客户实现了数据的开放流通,成为目前行业内应用最广的一款隐私计算产品。

三个技术,我们叫CBA。分别是: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包括公有云、优钛私有云、混合云,以及元宇宙相关的产品研发。大数据包括大数据的存储、分析、大数据安全流通技术研发推进。人工智能包括人脸识别测温和边缘计算两大产品系列,应用于教育、养老等民生领域。这些技术都可以与隐私计算应用场景结合,推动隐私计算安全、稳定地向前发展。


算力智库:

您觉得,在如今现在的环境下,创业类隐私计算平台的发展机遇和挑战有哪些?

季昕华:

现在的竞争环境还要好一些了。原来我们特别孤单,在2016-2018年的时候,我们跟别人讲,别人都不理解。现在渐渐的,整个做隐私计算的企业也多起来了。目前这个赛道的公司,主要分为四种类型。

第一种是创业公司,第二种是云公司,第三种是安全公司,第四种是大数据公司。

这四种类型的公司,他们各有各的特点。

隐私计算的公司,好处是它没有包袱,专业性强,融资相对容易。此外,他们技术的独特性很强,动作比较快,这是它的优点。

缺点是,这类公司的技术和客户群体相对比较单一一些。

第二类公司是云技术公司,云技术公司相对来说规模大一点,但转身的效率没那么高。

第三类是安全公司。安全公司的好处是它和隐私计算结合更紧密一些,但是在我看来,他们的技术体系不一样。原来的安全公司是防黑客攻击,与隐私计算领域技术并不完全相同,他们对新技术的积累并不是很充分。

第四类就是大数据公司,这类公司的好处是有大数据、有客户,但在合规上,可能还有一定完善空间。


算力智库:

在您自己的愿景中,UCloud优刻得在跟隐私计算赛道结合的时候,未来三到五年的目标是什么?

季昕华:

我们把数据流通分成三个发展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帮助政府做数据开放,这是我们第一阶段要做的事。现在我们已经树立了沪惠保、上海普惠金融平台等不少行业标杆,下一步就是要在全国做推广。

第二阶段是推动企业和企业的数据流通,我们想努力找准合适的落地行业,让数据开放流通产生真的价值。

第三个就是做跨境的数据交流。在我的理想状态中,数据应该像商品一样跨境,但如何安全合规地通过跨境发挥价值,就需要政府和企业来探索,需要更多创新。


相关法律法规出台2022年是隐私计算迈向合规发展的一年


算力智库:

在您创业过程中,您有过哪些挣扎与实践?能否跟我们讲讲您创业中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您是如何克服的?

季昕华:

挣扎很大。期间,行业里的不少人都看不清这个方向,也不认可,当时压力是很大的。

我一直认为数据是商品,我当时研究整个商品的发展历史,我觉得数据的发展历史和商品的发展历史是一样的。以前商品不允许流通的,后面有各种机制才让商品流通起来,数据也是有它的相似性,但是又有不一样的地方。我们也希望能找到一个机制,既能确保数据流通,又会确保数据安全。一路坚持到现在。


算力智库:

这么多年,我们接触了很多隐私计算厂商,有的可能就干一年到两年,最多干三到四年,大家属于提着一口气,刚好遇到一个好的红利,又吸了一口气再往上跑。现在提了一口气的这些人,可能有一些人会退出的。您已经经过几轮牛熊周期了,您的创业感悟有什么可以拿来跟大家分享的吗?

季昕华:

我觉得2022年是隐私计算要面对挑战的一年。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投资过热,容易导致内卷,导致项目上不赚钱也做,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总体来讲是一种资源浪费。比如原来一个项目正常几百万,现在十万都做,大家都在抢,会导致整个行业陷入恶性竞争,很难健康发展,这是我比较担心的一点。

另外,现在《数据安全法》实施,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有了更明确地规范,这对于一部分行业内的企业而言,要合法地活下来就已经是很大的挑战。


合规、确权、定价等难题亟待解决


算力智库:

未来的两到三年,隐私计算在场景的落地当中,您认为有哪些制约因素?

季昕华:

我觉得制约因素有三点。第一个是确权问题。确权的问题现在还不能很好的解决。数据到底属于谁的、加工后到底属于谁的……这些问题都是确权方面的问题。但好消息是,现在上海数据交易所建立了,能够加速数据的确权,助推数据流通地合规化。

其次是定价的问题,数据的定价有难度。

第三个是隐私计算如何能够真的安全,这个在技术上证明也不容易。虽然现在理论证明了,但是我们知道理论和实践是有差距的,这也是我们和很多做隐私计算的公司不一样的地方,我们是做安全出身的,我们会认为,安全即使在理论上是OK的,但在实践过程中可能存在问题。


算力智库:

在资本热褪去以后,您个人认为隐私计算的未来前景在哪里?

季昕华:

我认为,金融是一个方向,其次是医疗、工业互联网。


算力智库:

未来还会有很多人进入到这个赛道,对于躬身入局者的后来者,您有什么建议?

季昕华:

我觉得这个行业是很大,据相关数据显示隐私计算初创公司融资金额超过1亿元的公司也就10家左右。我们还是希望这个行业能够做大。但现在行业存在一些问题,大家习惯于打价格战,价格战把大家搞得很辛苦。另外就是希望能创造更多数据应用场景,营造更好的产业环境,做强产业生态。